让耳朵享受“好声音”

res01_attpic_brief

近30支乐队轮番登台表演,让十月深圳充满爵士味

这是一场很实验很先锋的演出

夜幕降临,远离喧嚣的华侨城OCT—LOFT北区,在由废旧厂房改造而成的旧天堂书店里,来自挪威的新音乐翘楚组合Streifenjunko二重奏和Kim Myhr全然忘我地进行着音乐节的揭幕演出。

大多数深圳人都不太熟悉这三位表演者,尽管Streifenjunko二重奏是一个十分罕见的组合——他们使用次中音萨克斯和小号创造出一种能动的音乐。表演中,次中音萨克斯手Espen Reinertsen和小号手Eivin Lonning采用很独特的演奏技巧,表现出一种干净、宽敞的声音。Kim Myhr则在近些年受到广泛的关注,他在世界各地演出过,包括个人即兴SOLO。

爵士乐在深圳的流行时间并不太长,和大多数内地城市一样,流行音乐似乎才是城市音乐文化的主流,对于原本不属于本民族土壤的音乐形式,深圳接纳和引入得并不多,这一点甚至不如更直接表达愤怒的摇滚乐。

尽管如此,在深圳的旧天堂书店、根据地、一渡堂等书吧、酒吧不定期的演出熏陶下,深圳仍然有着一批忠实的小众艺术表演的拥趸。在旧天堂书吧简单装饰的舞台之下,临时摆放的椅凳座无虚席。没有烟雾和酒精,每一个观众都在静心聆听艺术家的演奏。

观众小孙告诉记者:“去年第一届爵士音乐节我就听说了。我对爵士比较感兴趣,学生时代我曾经是我们学校交响乐团的小号手,所以涉及到小号的音乐我都会感兴趣,也特地但今年音乐节的现场来听一听。”

事实上,当晚的演出是一场极富挑战性的演出。开演之前,音乐节策展人、旧天堂书店老板阿飞不断告诉前来问询的观众们,这是一场“很实验,很先锋的演出,听众要有心理准备”。 

在听过了几首演出之后,小孙忍不住出来透透气,他毫不掩饰自己的“意外”:“尽管已经得知今晚演出很犀利,但是我还是没有想到会如此前卫,感觉跟我期望的太不一样了,在台上艺术家们制造出来的并非传统意义上的音乐,而是各种奇怪的声音,这完全颠覆了我对爵士乐的想象。”

长达数天的爵士音乐节中,观众可以看到纽约萨克斯手Brian Girley的新乐队“Brian Girley Movement”的演出。在这个乐队中,Brian召集了YT little D的成员但野有香和李晓川。同时,Brian还拉上了纽约钢琴家Julian Shore定期跟Brian共同演出,这个以“动”为概念的乐章项目让人们在现场感觉到身体追随节拍的律动。

而来自塞尔维亚尼什的EYOT则是爵士文化、古典钢琴、粗狂的东欧民谣以及电子融合乐的贯通,与父辈的爵士乐不同,EYOT的音乐中没有平稳的装饰乐节,而是随时流露出丰富的情感,这些情感来源于乐队成员动荡不安的童年,以及欧洲人难以忘记的那段情感被压抑的时期。

“这些艺术家们的音乐代表着音乐家对新鲜声音的渴望。”阿飞说,新鲜的声音永远值得期待。

麦当劳化的爵士乐价值在哪里?

从第一届“OCT—LOFT国际爵士音乐节”开始,策展人就和主办方一起对参加音乐节的艺术家们进行了定位。

华侨城创意园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含说:“OCT—LOFT创意园的定位是当代、先锋的艺术。我们想做的可能不是那种大家耳熟能详的大众音乐,而是想推动先锋音乐的发展。爵士相对小众且有创造力,当然现在爵士也有很多种类,我们关注的并非传统的爵士,也不是在酒吧里能听到的那种爵士乐,而是鼓励当代的艺术家自己创作的爵士乐,将视角放在这里。”

策展人阿飞和滕斐在对乐队选择方面也有自己的标准。阿飞说:“我自己喜欢的音乐是新鲜的、艺术的,在策展的时候,我们会寻找跟我们口味有所契合的乐队,同时兼顾不同地域特色。音乐不是简单的堆砌,而应该是有创造性的事物。我们关注新生代的音乐家,他们代表着未来的声音。”

也正是因为如此,爵士音乐节期间,每一天都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各种爵士玩家,自由即兴的秀出自己对音乐的领悟和创造,这也让观众反响强烈。

“你必须带着开放的宽容的心态来欣赏爵士乐,因为爵士乐最精彩的地方往往是艺术家情绪堆积到漫出来时的即兴发挥,那是最有意思的部分。”市民陈小姐说。

连续多天的爵士音乐节让陈小姐看到了很多不同风格的演出,有喜欢的也有不喜欢的,甚至有让她听后想立刻离开现场的表演,但是仔细回味,会觉得特别有意思。“每场听完,让我印象深刻的,我会在现场买CD,会回家上网去寻找关于这些乐队的资料,我还会去音像店买碟,去书店买爵士乐的书籍,在这些过程中,我对爵士乐的了解不断加深。”

主办方看到了听众自发的挖掘行为,于是在今年的国际爵士音乐节上,主办方特地增加了工作坊和论坛部分。在工作坊部分,受邀演出的乐队将与音乐爱好者交流分享自己的创作心得和音乐生涯;而针对较资深爵士乐发烧友,论坛部分则将邀请国内外活跃于爵士乐领域的乐评家、音乐家等从个体经验出发,围绕爵士乐的起源、创作、发展、现状等话题进行演讲。

论坛部分,曾数度担任台湾金曲奖评审的作家马世芳带来的《从老蓝调说起》;知名爵士乐网站All About Jazz资深成员Ian Patterson,将通过《死亡、重生及新革命》分享自己接触爵士乐至今26年间,爵士乐尤其是亚洲参加爵士音乐节的经历与发展;中国著名管乐手、崔健的“战友”刘元将讲述《我与中国爵士三十年》的“野史”;乐评人杨波则将从社会学价值方面谈《爵士乐的伪情调》。

“我们的工作坊,需要有听众在看完演出之后带着学习的心去参与。而我们的论坛有的浅显易懂,有的深刻沉重,有个人经验分享,也有对爵士乐的反省和批判。比如此次杨波的《爵士乐的伪情调》讲座,就是带着强烈的批判色彩,探讨当爵士乐作为功能化的、星巴克化的、麦当劳化的一个北京音乐时,爵士乐是否还有它的价值?”阿飞告诉记者,这样的安排也是策展人刻意为之,因为“对于爵士乐来说,不能全部都来说好,要有赞有弹才会有进步”。

爵士故事

选择爵士乐 选择一种生活方式

日本小说家村上春树的小说中充满了爵士乐,村上龙更是在作品中费尽笔墨介绍一首首爵士金曲。不论是最初密西西比河黑人们凄苦的吟唱,还是随着时光流逝淡入酒吧、咖啡馆的表演,爵士乐永如同一汪泉水,在它流淌过的土地,花草都会被滋润。

Binbin是这样一个乐迷,因为热爱爵士乐,她曾一再迁徙生活城市,最终在OCT—LOFT开了一家露天爵士乐咖啡馆,几经学习磨砺,她也从最初的酒吧流行歌手变成爵士乐演唱者,并最终在深圳开始推广露天现场爵士表演。

近期的爵士音乐节,Binbin几乎场场不落,在任何一个可以立足的角落,最认可的听众一定是她。

她说,爵士乐是最能激发人的思维力即兴创作的音乐,它会让人放松,且充满了无限想象力,这让很多工作紧张严谨的人喜欢,“尤其是银行、金融工作的人”,Binbin笑着说。

多年前,Binbin在成都人民银行工作,但是热爱唱歌的她同时又在酒吧演出,“我酷爱英文歌,在酒吧演唱没有明确的风格,只是挑选自己喜欢的歌。”

纯理性和纯感性这两种截然不同的生活让Binbin感到分裂,在她得到了一个在香港工作的机会之后她辞去了银行的“金饭碗”。

在香港,Binbin接触到了爵士乐,慢慢也听出了感觉,“爵士乐的节奏和律动是不同的,它有着太多的变化,即兴的表演尤其吸引人,我觉得我应该去唱爵士乐”。

此后,Binbin结婚并跟随丈夫定居深圳,在深圳,一开始她选择在中心城一家酒吧演唱爵士,但是常常会被客人要求唱一些流行歌曲,Binbin回绝他们,说,“对不起,我只唱现场乐队演奏的爵士”。

深圳人对于爵士了解还不太多,酒吧老板也是生意人,演出时更愿意选择通俗流行的歌曲。最终Binbin选择离开驻唱酒吧,在OCT-LOFT开设了一家露天的爵士乐咖啡馆。

“我自己学习摸索的过程,也是一个跟大家分享的过程。爵士乐是一种生活方式,开这样一个爵士咖啡吧,我也希望可以做一个桥梁,让大家更多了解爵士乐”。

目前,Binbin的爵士咖啡馆定期举行演出,通过网络、广播及其他各种渠道得知消息的爱好者们总是会准时填满台下的座位。“基本上每天都有很多朋友过来,我们会让大家现场上台演唱,最开始很多人害羞,后来就很大胆地开始唱。很多朋友告诉我,在你这儿听完了演唱之后都会去淘碟,原来爵士乐真的很好听”。

http://epaper.nfdaily.cn/html/2012-10/17/content_7133548.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