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的798 文艺青年聚集地 OCT-LOFT

798正如北京艺术家扎堆的“798”,或者上海文艺青年络绎不绝的“田子坊”,再或者广州赫赫有名的“红砖厂”,OCT-LOFT华侨城创意文化园同样是深圳文艺青年聚集的首选。

OCT-LOFT园区有着类别众多的当代艺术展示,有书店、爵士酒吧和咖啡馆,还有戏剧创作工坊、创意画廊餐厅和设计师工作室。10月8日—10月23日,OCT-LOFT园区将要举行爵士音乐节的消息,更是吸引了众多市民关注的目光。

在深圳,打着“文化创意”旗号的园区众多,尽管各自定位不一,但绝大多数人气寥寥。OCT-LOFT为何能成为文艺青年聚集的场所呢?

用先锋艺术抵制恶俗文化

近期,OCT-LOFT第二届爵士音乐节正在紧锣密鼓地准备着。音乐节邀请到了来自美国、荷兰、丹麦等十八个国家和地区的近三十支优秀乐队参演。此外,今年的爵士音乐节还增加了工作坊和论坛部分。对于热爱爵士乐的市民来说,OCT-LOFT让他们有了不得不去的理由。

爵士音乐节由华侨城创意文化园主办,本届音乐节也特别邀请了阿飞和縢斐担任策划,其中阿飞是园区内知名文化品牌“旧天堂”书店的掌门人。本次音乐节不仅邀请到了近三十支欧美知名的爵士乐队参与演出,还推出了50元的观众低票价。创意文化园区还承担了活动的场地、资金、宣传等各方面工作,同时园区还在入驻机构中开展品牌联动活动。

阿飞是深圳有名的“文艺分子”,在他看来,类似这样的爵士音乐节的目的在于邀请优秀的欧洲爵士乐艺术家,以吸引真正热爱爵士乐的优质观众。在解决成本问题方面,阿飞认为,主办方、艺术家和观众三方都需要做出牺牲,艺术家们降低出场费用得到真正好的观众,观众以较低票价入场观演,主办方则不以赚钱为目的,而是为了推广好的演出。

阿飞告诉记者:“事实上,就这次爵士音乐节来说,园区给予的扶持资金以及50元的票价收入,并不够抵消活动成本,因此园区跟我们一起去拉赞助。”

作为主办方,深圳华侨城创意园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含告诉记者,对于OCT-LOFT来说,园区最大的追求就是艺术的纯粹性、自由性和公共性,整个园区的定位则以当代艺术、先锋音乐、创意设计为方向。因此,对于爵士音乐节这样的大型活动,园区今后每年都会组织。园区并不依靠这类活动营利,园区本身也不以营利为最终目的,不会为了追求短期的收益而放松对文化的要求。“实际上,如果能够营造出好的文化休闲环境的话,园区优质人群集聚,商家销售额提升,园区的租金自然会上涨。”

在爵士音乐节之前,OCT-LOFT举办了一场围绕电梯改造展开的电梯轿厢艺术项目活动,面向大众公开征集参与团队,将园区内旧厂房的电梯改造成极富趣味的公共空间,同时也让观众们置身于艺术的无限想象之间。

对于普通的市民来说,如何衡量展现出来艺术的好坏呢?张含认为,园区对主办的大型活动要有一个鲜明的标准,就是拒绝恶俗的文化,以优质纯粹的先锋前沿艺术引导市民。当代艺术领域应该对现在所处社会环境作出思考,其中不乏针砭时弊的优秀作品,但一般艺术作品都较为隐晦,同时艺术家也仅代表他的个人意见。

张含表示,园区的名字叫做“文化创意园”而非“文化产业园区”,说明园区强调的是真正注重文化创意方面的发展,这几乎也是与深圳其他以“产业”命名的园区最大的区别。

要让当代

艺术走近市民

在深圳,随着文化产业的蓬勃发展,创意产业园区遍及六区。在众多的产业园区中,既有以产业为主的园区,也有以创意文化消费为定位的产业园区。二者虽然从字面上看来相似度较高,但其实是有本质区别的。

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文化园区有一些是政府主导的文化形象工程,如文博宫等,资金雄厚,配套完善,也与政府大型活动挂钩,但文化水准有待提升。还有一种是政府主导的产业园区,将相同产业的企业聚集到一起,给予配套服务,核算企业收入。这类大多数是地产商主导,以增加区域文化氛围为手段,承接商业活动,提升租金,获取利益。此外还有一些民营的园区很努力,也很有特色,但与OCT-LOFT模式仍有不同。

无论哪一种模式,园区的定位必然决定园区所要承载的功能。

翻阅深圳地图可以发现,在华侨城片区,环绕OCT-LOFT周围的文化场馆众多,何香凝美术馆、华·美术馆分列左右,而园区里由旧厂房改造成的展厅也定期举办当代艺术展,同时园区里到处放置着艺术作品、雕塑作品等。

周晏是一位热爱艺术的深大学生,他告诉记者:“我们周末经常会来看展览,虽然展览并不一定都是精品,但有不少能够引起轰动。很多艺术家的想法开阔了我们的视野,让我们感受到了艺术的氛围。”

“园区的一个宗旨就是要让当代艺术走近市民,与市民生活融合。”张含说,在此思路之下,园区往往将艺术以及创意设计推向园区的商户、工作室包括饭店。

记者了解到,目前在华侨城创意产业园区集聚了大量的公益性质的艺术研究机构及以创意设计为主的公司,包含平面设计、建筑设计、服装设计、室内设计、产品设计等领域,以及先锋音乐及原创剧场等机构,此外还有其他概念餐饮咖啡等休闲配套机构。

“园区对入驻商家都有一定的标准,这个标准与商家资金是否雄厚没有关系。我们考量其是否入驻园区具体的标准包括行业内的水准及地位,是否具备独创性或者独一无二的风格。一般来说,我们不会招募大众品牌连锁商店或非原创的所谓创意产品商店。此外,我们会考虑到相关公益性质文化活动的辐射范围及深度。”

在园区,香港著名的“室内设计之父”高文安几乎将很多人的梦想筑在这里。设计工作室租赁了二层楼的改造厂房,由火车枕木及玻璃落地窗为醒目特色的工作室,在绿荫掩映下显得格外闲适。在工作室一楼,不仅建有健身房,还有一个一条水道的游泳池。

高文安喜欢咖啡,所以在工作室旁边还开了一间自己的咖啡馆;他热爱面食,又开了一家自己的面馆。

食客王先生说:“面馆里的东西并不便宜,但是面馆内的设计让人觉得很舒服,走到这里面来,觉得生活中充满让人精神愉悦的美。”

张含告诉记者,对于符合入园标准的企业,园区甚至还会对其进行租金减免及其他优惠。

“旧天堂书店就是我们专门请过来的,当时书店老板在华强北嘉华市场租了一个很小的铺面,但是书店在深圳的文化影响力极大,因此我们不惜降低租金,同时还对他开展的文化活动进行补贴,以相当优惠的条件请他过来开店。”

于细微处让创意接地气

沿着深南大道由东往西,到达华侨城片区时的景观有些不同,此前路边是人工修剪得整整齐齐的草坪和花朵,而在华侨城路段则是相对自然的葱茏绿树,在OCT-LOFT片区,原生态的自然环境吸引了众多观众,掩隐在其间的创意园更是让很多人流连忘返。

“作为一个完全公共化的区域,市民可以随时进出园区,里面的机构除了部分商家自主运营之外,园区自主开辟的大块公共艺术展馆展览都免费对市民开放。此外,园区收藏的知名艺术收藏作品是在公共区域摆放,供人参观而不是收藏在仓库里,这也是我们吸引市民前来参观的方法。”张含说。

有着良好的文化创意氛围和参观人群,深圳市政府也在OCT-LOFT举办了大量的公益性质的文化艺术活动。深圳的建筑设计品牌活动“深港双年展”从第一届开始就落地园区,为园区带来了大量的专业观众。活动期间,众多名人举办讲座、展览、对话等交流活动,吸引了众多爱好者参与。此外,每年的文博会期间,作为分会场,园区也会举行众多不一样的文化活动。

张含说:“园区当代艺术的定位与设计之都的发展方向相符,因此政府也在园区改造和艺术活动方面给予了较多的资金和政策方面的扶持。”

记者了解到,按照最初的设置,OCT-LOFT二期并没有规划餐厅,但是因为游览内容逐渐丰富,参观者日益增多,半天的时间并不能够满足市民的需求,为了留住更多的参观者,让大家在参加活动之余有一个歇息交流的空间,在园区一隅,特别设立了几家新的餐厅。“园区要求餐厅必须兼具艺术的美感和普及艺术的功能,比如说我们的A/T餐厅,它既是一家小型的画廊,也是一间雅致的设计餐厅。人们在吃饭的时候,享受到艺术与设计的美感也不失为一种乐趣。”

“在深圳,说实话你真的找不出更多可以开展文化休闲的地方。”刚从新加坡留学归来的宋先生在深圳开了一家咖啡馆。宋先生坦承,相比咖啡馆所处的位置,他更喜欢OCT-LOFT。

“这是一个接地气的地方,深圳有很多旧厂房改造的文化产业园区,但是很多改造都没有文化氛围,有一些甚至很失败,比如说在厂房外墙上铺上塑料花草的举动。但是OCT-LOFT的旧厂房并没有过多的装饰,那些楼破破烂烂的,但是有各种涂鸦,地上保留着老旧的石砖,砖里面长出青草来,这种感觉让人觉得回归自然。同时,在OCT-LOFT里面的艺术形式是多元化的,而不是像深圳其他地方高楼大厦、钢筋水泥的沉闷呆板。这种包容构成的氛围导致了很多人在里面自然就会变得更加有趣一些。如果你留意看,你会发现,就连星巴克这样的咖啡馆在OCT-LOFT里的店都会装饰成跟其他地方完全不一样的风格,有艺术的感觉和表达的意味。”

策划/统筹:吕冰冰

本版撰文:南方日报记者 苏妮 见习记者 昌道励

摄影:南方日报记者 何俊

epaper.nfdaily.cn/html/2012-09/19/content_712627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