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T街“赶集”到创意开店【深圳商报】

paper120207刘 瑜 文/图
    吃茶去、负波普、行上艺文公社、茶菲、姥姥创艺坊、琳琳的店,这6家从创意市集里走出来的创意店铺今年初在华侨城文化创意园北区正式开张。它们被归类为一个新型的经营模式——“前店后坊”式的创意店。
    自2008年创意市集在深圳火起,位于华侨城文化创意园的“T街”创意市集以每月初择周末举办的稳定频率如今已步入第四个年头。T街运营总监杨荔告诉记者,“前店后坊”这一模式来自欧洲创意市集,创作人或是艺术家前面开店,后面为工作室,可以在陈列和售卖自己作品的同时,与客人展开关于原创思路和制作工艺的沟通,对于大众来说,则不仅是买东西,而是开放式的了解创作的过程。  
寻找理想的生活方式
    上周末,T街创意市集里一如既往的人气鼎盛。记者看到,6家创意店主一字排开依然在市集里“练摊”,而近旁楼层里的门店则相对冷清。“琳琳的店”出售来自北京的手工银饰,店主于青之前在华侨城附近的家门口已开了家店,如今她关了那家生意还不错的旧店,专心来开这家新店。她说,自己由创意市集练摊喜欢上了创意园的创意氛围,尽管目前人流量不高,但她还是抱有信心。
    “吃茶去”创办人廖伟曾经是位平面设计师,做得太久了,厌倦了商业的操作,想尝试一些放松的、简单的、关乎生活本质的东西,便转而尝试设计能够表达自己主张的产品,后来发现有创意市集这样的平台,于是创立了品牌“吃茶去”。“吃茶去”与茶叶生意无关,廖伟说,他只是想倡导一种生活方式和态度,关乎内心,唤起人们对自然、纯朴和真我的回归。他设计的产品有服装、抱枕、围巾、家居用品等。他身着的灰色T恤上就印着“吃茶去”三个大字。
    “负普波”的创办人陈卓鑫原来是位规划设计师,爱好漫画创作,如今致力于以动漫产品打造一门研究怪力奇想的新大众文化。按他的说法,现在规划的是人的思想、心灵,是为了更好的城市生活,这种职业的意义跟以前做项目是不一样的,能带给人愉悦。在陈卓鑫看来,创意市集为他搭建了一个创作、生产和销售对接的平台,而他的创意店意欲搭建的是文化交流的平台。不只卖动漫衍生产品,还是一个可以与大众互动的空间。之前在市集里销售得最好的是他的“怪诞深圳创意地图”。一张30元,在地图的功能之上,展开的却是一个个以漫画来解构的故事,比如大学呈现的是个教育的流水线,不一样的人进去,出来的却是一律的模样。三十平方米的创意店,承担了多种功能的区分,有包括地图、明信片、玩偶在内的商品展示区,有个人的小画廊,有读书角,当然也有陈卓鑫个人的工作室。他说,希望让更多人参与到创作中来,每个来到店里的人都可以进行创作,画出自己的念头,他会挑选作品上传到微博上,还会定期举办小画展,只要有怪念头的人都可以成为他们的一部分。  
生存始终是个大问题
    其实在欧洲与创意产业发达的国家,前店后坊式的创意店屡见不鲜。在一些特色街区里店铺大凡具有这样的特性:各种创新有趣的手工艺与艺术品,个性的店面装饰,年轻的创作人在店内的工作区域进行创作与制作,在售卖自己作品的同时,与客人饶有兴致地交谈。
    据T街运营总监杨荔介绍,两年前就希望引进这种模式,在创意园里形成小型的创意店铺的聚落,最终经过跟众多创意人多方磨合沟通,才遴选出6位既有一定品质又有着开店意愿和能力的创意人,并为他们向华侨城申请了更为优惠的铺位租金,以培育和支持草根原创设计的发展。但是对创意店来说,生存始终是个大问题。
    时蕊并非学设计出身,出于对陶艺的热爱,她坚持创办了“形上艺文公社”,她在景德镇有合作的工作室,都是自己设计,产量不高,她在考虑要聚合更多热爱陶艺文化的创作人。在她的手工陶艺店里,见到不少流连不去的客人,大家初始问得多的一句话是,“这是干什么用的”。时蕊说,这里与商业街区不一样,手工陶艺与流水线上的陶瓷产品也不一样,她相信来创意园的人会有耐心看懂与欣赏陶艺作品。
    开店一月有余,虽然租金享有优惠,但每月四五千的房租对这些起步阶段的创意人来说依然是不小的压力。廖伟说,开店是品牌发展必经的一个阶段,“吃茶去”这个品牌他不在乎要做得多成功,只要在商业上可以成立就行,而目前的经营状况大致能够持平。
    对于商业模式来说,“负波普”更像个实验性质的艺文空间,听起来并不现实,可陈卓鑫却说,“目前大部分的商店都是让消费者购买商家生产的产品,可是接下来创意将在社会得到大发展,很多人都将拥有自己的创意并享受自己的创造,那么商店的模式应该也有所变化。”
http://szsb.sznews.com/html/2012-03/07/content_1952514.htm
(2012年3月7日商报文化广场创意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