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与法艺术家及作品介绍——邱振中
    邱振中,1947年11月生于南昌。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央美术学院书法与绘画比较研究中心主任;中国美术馆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学术委员会副主任;绍兴文理学院兰亭书法艺术学院院长;潘天寿研究会副会长。2008北京奥运会开幕式水墨顾问。1995-1997年任日本文部省外国人教师、国立奈良教育大学客座教授。
    于北京、日内瓦、奈良、洛杉矶等地多次举办个人作品展览,参加“生活在此时——来自中国的29位当代艺术家”(2001,柏林国立美术馆)、“意派——中国抽象艺术30年”(2008,马德里Ia Caixa Frum美术馆等)、“再序兰亭”(2010,比利时布鲁塞尔皇家美术馆)等国内外重要展览。
    著有《书法的形态与阐释》《书法》《神居何所》《书写与观照》《中国书法:167个练习》与《状态-Ⅳ》等。

作品顺序与标题:
1)  邱振中   无翼之蝉   2012   宣纸上水墨    250厘米×625厘米
2)  邱振中   纪念碑     2012   宣纸上水墨    250厘米×503厘米
3)  邱振中   丛林猛兽   2012   宣纸上水墨    250厘米×503厘米
4)  邱振中   状态—Ⅴ   2012   宣纸上水墨    180厘米×98厘米
释文:1无翼之蝉    邱振中
被酷暑撕碎的语言
昨晚在窗外歇息
命定的绿色
          生养之地葬身之地
留在你身后
 一次蓄谋以久的背离
 一次无意的航行
金属与瓷的河岸
在微阳的弹拨下振响
                  另一重语言
不容偏转的语言
你的诉说
隔着死亡之河
羞愧 愤怒
          从不曾截断你的长吟
流入星河的二月的黑水
凝结成额前的触须
                而翼呢
夜与昼
连接一条无穷的经络
横向的路被阻隔
              被雷声击穿
融化在深潭中的原道
应和车前草的开合
一扇一扇
透明的格局
没有结的网络
随着水星的远去而洞开
你在水纹的阴影中
那时所有节日都开始撤离
为你们的形上之思
应对的结构
          松动 漏泄
勉力滑行于声响的尽头
 一个桉树不再开花的日子
 一些尘土般被吹拂的云
你无法选择第一只手
古往今来
        尚未被暴行玷污的
 支撑物
    柱体
无端之弦
        如一段自语
裹在瀑布之水坚硬的壳中
如果还有一次飞行
所有器官在空中伸出
                  化为扁平之翼
巨大的摩擦 搅扰
奔向另一次
          撕裂的恐惧
如深处的气泡
涌向出口涌向初始之钟
        绝望一同升起
每一个破裂被修复被抬举
在同样的高度上
              避开杀戮
一次比一次迅速
              损毁的欲望
          年复一年
你留下伤痛之地
那弥漫于城区上空的脆弱的悬念
2纪念碑   邱振中
你突然远去小到像一个不被人注意的
标点但窗框密布的楼群在这里
断裂 用不着擦去你的
微笑只要轻轻一击落下的翅羽
飘进另一个窗口目光如流火
拧紧雨声拧紧鸟儿胴体
海岸附近所有道路垂首无言
尽管终局在第一道闪电之前
突然瓦解你无法逃脱那匹
解开缆索的坐骑白色鬃毛
梳理双手如诗歌吟诵诗人鸟儿高举
天空不能再一次失去那座星光迷茫的
环形山 回来吧鸟儿回来
一匹马已经叠放在另一匹马上一只手
已经融化在另一只手的背影中
3丛林猛兽   邱振中
一个遥远的旱季
悬挂着
山在云附近
来不及修剪
清晨
你越过
一匹充满错误的马
薄薄的两肋
在风中
变换
一面是黑夜
一面是星辰
巨大的天幕
静静地等待思
但远离文字
尽管周围是
陈旧的伤痛般
高耸的话语
翻阅
偶尔的丛林和浅滩
离开投石器的河
不同于海
手稿
大于河床
穿过金属小屋的路
每一道门
照见鱼
游出泽国
梦从水底升起
贴近耳际
像过于紧迫的院落
突然
涌入蜂群
小到极致的太阳
在毛皮的漩涡中
寻找
每一个你
那灿烂而冷酷的野兽
正依靠绝壁
在清晰的骨骼中
停下脚步
4状态—Ⅴ   邱振中
黑鱼宽大的背脊浮出水面
但比想象要细小的手
轻轻滑过没有依凭的
悬搁于空中的力量
水从边缘淡出
周围的喧闹
如一张松弛的网
无声地穿越
突然从你的背脊闪过
阳光和植物的波浪
炫目的鱼
那时什么都不能挽救
一种来自水中的欲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