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耍展——让孩子玩起来
 ——孙振华 (中国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深圳市公共艺术中心艺术总监)
    马克思在谈到古希腊雕塑的时候,曾经给过一个很高的评价,说它“是一种规范和高不可及的范本”,也就是说,人类永远不可能再创造出这样的艺术了。
    为什么呢?
    在马克思看来,一个成人毕竟不能再变成儿童,否则,无论怎样“装嫩”,都只会显得幼稚可笑。古希腊雕塑是人类在童年时期自然纯真的表现,如同最完美儿童在那个阶段所显示出来的永久魅力,这个阶段是永不复返的。所以,欣赏古希腊的雕塑,如同欣赏儿童天性的自然流露,如果再试图重复类似作品,如同一个成人假装儿童,假装天真,是不会真的令人愉快的。
    马克思的这段话可以给我们很多启示。
    首先,要热情的讴歌童心,赞美童心;要特别珍惜童年的时光,这个阶段是一去不复返的;在这个阶段,童心的自然流露和表现是最宝贵的,是任何东西都无法取代的。
    另外,童心与艺术、游戏与审美、玩耍与自由,它们之间有着不可分割的天然联系。所谓艺术和审美创造,在很大程度上,是向人类童心的一种回归。这种回归的要义是什么?就是要像儿童一样,自然、纯真、率性,无功利心、无目的心……争取回到类似儿童的自由状态。所以,我们说,审美是人性的解放!
    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再来看杨梅红艺术教育机构举办的“童耍节”,可谓善莫大焉!
    对于今天的儿童来说,不会玩,不让他们玩,可能是最应该注意的问题。小小年纪,正是尽情享受儿童的乐趣,挥洒童心的时候,这个时候早早把成人的要求强加给他们,要求他们变成小大人,要求他们满足成人的虚荣心,逼着他们博取只有成人才热衷的“功名”,是一件残忍的事情。
    这其中的种种有违自然的现象大家有目共睹,似乎无需赘言。怎么办?很简单,参加童耍节,让孩子玩起来!
    还要多说一句,儿童是成人的镜子,只有面对孩子,我们才知道自己失去了什么。当成人在满足孩子们玩耍天性的时候,同时也是对成人的一种解放。看到天真无邪的孩子,看他们尽情尽兴,如果成人也能依稀找回或者体验那种感受,不也是一件很好的事吗?